金碧坊

 找回密碼
 注冊

掃一掃,訪問微社區

查看: 1321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体育彩票大乐透2019101: [轉載] 俠客島:圍觀“29歲掛職副縣長”,人們在質疑什么? [復制鏈接]

跳轉到指定樓層
1#
發表于 2019-5-23 09:18 |只看該作者 |倒序瀏覽
俠客島:圍觀“29歲掛職副縣長”,人們在質疑什么?

近日,“29歲女行長掛職副縣長”一事經媒體報道后,引發社會各界廣泛爭議。1990年出生的九江銀行湖口支行行長楊沁,于今年4月開始掛職副縣長。

應該說,29歲掛職副縣長,僅僅從年齡上看,并不算特別稀奇。前幾年,80后擔任縣長的新聞很是讓輿論關注了一番,他們大多也是30歲左右。

然而,人們質疑也不是沒有道理。

質疑

對于這樣的現象,質疑主要在以下幾方面。

第一,29歲的副縣長,雖說全國其他地方也有,但絕對是公務員里的佼佼者,比如名校畢業、高學歷、過往政績優秀、專業技能出眾等。那么,楊沁是否有足夠的業績,證明其是同輩者中的出類拔萃者?簡單的政府公開信息,并不能說服大多數人。

畢竟,楊沁的履歷都是在銀行,且擔任支行行長也時間不長,實在是很難證明她適合“副縣長”這個職位。

第二,雖說不能“唯學歷論”,但對于年輕人而言,學歷是目前體制內公平衡量一個人優秀與否的一項標準。從目前披露的信息看,楊沁的第一學歷是通過“3+2”模式(3年中專加2年大專)獲得的大專文憑,本科文憑是工作后通過函授拿到的。

在早已“逢進必考”的官場里,當年都沒資格報名公務員考試的楊沁,卻一夜之間超越絕大多數同齡人擔任副縣長,圍觀群眾由此產生不公感,是自然而然的。

第三,但凡有點“超乎尋?!幣馕兜母剎咳斡?,人們總是要問一句:是否有裙帶關系?已有信源證實,楊沁的父親的確長期在當地財政系統任職,與楊沁的工作單位多少有關系。楊父是否在其中起作用,是大眾所關心的。

這幾點,都需要當地的相關官方機構下判斷、做結論。目前看,當地市委組織部說她“不屬于公務人員”,不知言下之意是否是“不歸組織部門管”;其所在的九江銀行也成立了調查組,但被網友質疑“自己查自己”、能否擺脫楊父金融系統影響力。

對比

其實,每一次新聞輿論場中出現類似的新聞,只要出現“火箭提拔”四個字,總會讓人有圍觀的欲望。

為啥?原因之一肯定是,基層干部晉升本來就非常,非常難。

中國的基層政治體系,是一個典型的金字塔結構。有段子說“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官小”,隨便砸個磚頭可能都是處級以上干部;但在中國更為廣袤的基層,也就是縣域一級,公務員的晉升空間其實相當有限。

從島叔的調研看,以一個中等規模的縣(50萬人口計)為例,處于金字塔頂端的縣委常委大概是11人;常委之外,黨委、政府、人大、政協“四套班子”加起來,縣處級干部也就30人左右。

而這樣的縣,一般來說,正科級干部有200人左右,副科級400人左右,但“股級”干部會有1800人左右,公務員2500人左右,財政供養人員更是達到一兩萬。

也就是說,即便是這個縣所有的空缺縣級干部崗位(一般每年3-4人)都從科級干部中選拔,晉升概率也就1%左右。加上年齡限制,每個基層干部晉升的年齡窗口也就幾年。

這就意味著,大多數干部的職業生涯都只能在普通的公務員崗位上工作。能擔任副科級的領導干部,就算是仕途比較成功的;擔任科級領導干部,算是心滿意足;當個副縣長乃至于進常委,那就是人生贏家了。

從科員到縣長,理論上只有副科、正科、副處和正處四級。按公務員法,十年左右可以晉升完畢。但是在實際操作中,晉升有很多隱形的“臺階”,比如普通科員提拔到副科,只能干不太重要的崗位,如鄉鎮武裝部長或副鎮長之類;要提拔為正科,一般得擔任過副書記才行。

而在絕大多數地方,“副縣長”這個職位,得至少擔任過兩任一把手才行(兩個鄉鎮書記、或一個鎮和一個重要局委辦一把手)。而要從普通副縣長到縣長,總得經過“常委”這道重要的坎;擔任過普通常委后,才有資格擔任常務副縣長或副書記——這兩個職位幾乎是縣長的必由之路。

所以,在基層,按照體制內普遍說法,30歲左右的副科級、35歲左右的正科級、40歲左右的副縣級和45歲左右的正縣級,才算是真正“年輕”的領導干部。

當這種“基層晉升難”的普遍感受,遇上提拔速度快的年輕人、尤其是看上去還有點關系的年輕人,對比一定是強烈的。

當然,這里說的是實職副縣長的晉升之難,“掛職”與此還不完全一樣。在某地調研時島叔拿到一個數據,該縣前幾年曾一次性從企業、高校引進17名高學歷的掛職干部,但最終留下來的只有4名,絕大多數都將之當作刷“基層工作經驗”的履歷,回原單位提拔去了。但無論如何,對于仕途而言,掛職是一個重要履歷,很可能在今后的提拔中起到作用。

制度

話又說回來,在基層權力結構中有個當官的父親,就一定意味著腐敗嗎?

也不一定,這是很嚴肅的問題,必須相關機構認定才行,不能隨便下結論。

不過,類似的家庭有意識地培養子女、以符合各種條件、踩著點卡著條件往上走,這是可能的,也是常見的?!案優才藕?、鋪好路”,是不少見的“人之常情”,在一些市場經濟不發達、自主擇業空間小,人們普遍認為體制內職位待遇更好、更穩定優渥的地區,這樣的情形就更多見。

在調研中我們見過,有的地方,衛生局官員的孩子如果學習一般,大多早早地學醫,進醫院;一些北方城市的電力、銀行、能源等系統,也有“父母退休、子女接班”的“潛規則”。從制度上,這些人可能也是公開招聘、考試進入的;但在條件設置、年齡窗口或其他杠杠上,有人為操作的空間,可以說是有意識地利用制度合理地“培養”子女,而非簡單地突破組織程序和規則。

我國的干部管理制度基本上是“下管兩級”的體系,副處級和正處級干部的管理權限都在市委組織部門。這意味著,在縣域政治的范疇里,公務員的流動是比較少的。

這種在地方基層形成比較穩定的權力網絡的現象,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尤為突出。當時《公務員法》還未實施,大中專畢業生也比較少,基層干部的來源比較多元,包括專業軍人、優秀村干部、工人、教師等,但無一例外都是本地干部,這就容易形成盤根錯節的關系。

而據我們的調研看,《公務員法》推行后,公務員的“入口”已經嚴格把關,外地干部大量涌入全國各地,極大地改變了地方權力網絡,“本地干部”和“外地干部”已經成為很多地方的干部群體的基本結構特征;十八大以后,從嚴治黨的效應逐漸顯現,干部“圈子”被打破的現象也很普遍。很多基層領導干部對島叔直言,現如今不能、也不敢“站隊”。

提醒

當前,各地的組織部門都非常用心年輕干部的培養、選拔和任用。世人都覺得在基層,公務員要提拔很難;但從組織工作的角度看,這些年基層普“無人可用”的現象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。

上世紀末到本世紀初,很多地方的縣鄉機構都在消化機構膨脹、人員臃腫的問題。時至今日,很多地方的干部結構仍然不盡合理,“60后”是主力,“70后”斷檔,“80后”匆忙接班。現如今,“80后”也接近40歲了,有些都不算是“年輕”干部了;“90后”登上歷史舞臺,也在情理之中。

但正因為仕途不易、晉升尤難,選人用人機制才要格外講究公開、公平、公正?;閼渭熱皇且桓魷嘍緣摹笆烊松緇帷?,也就意味著,優秀干部應該是比較容易被注意到的。

在某縣調研時,幾乎每個干部都可以說出本縣最優秀的年輕干部的名字出來,都公認這些人非提拔不可,否則不合情理。仔細一問,都說這幾個干部的確能力超強,為人謙虛,也有成績,綜合素質很高——他們在自己的崗位做出了成績,而且是可以看得見、摸得著的成績。

習總書記早就說過,年輕干部要“墩苗”,但要警惕那種去基層混履歷、鍍金、為提拔而墩苗的現象。從我們的角度看,如果是真正優秀的年輕干部,我們要鼓掌歡迎其擔負重任、發揮專長;如果不是,就要經得起輿論和外界的監督檢驗。畢竟“為政之道,首在用人”,這不僅影響到政治生態、治理效度,社情民意同樣密切關注。

無論如何,對于剛履新掛職副縣長的年輕人也好,對于當地行政部門也好,這都是一次檢驗,也是一次提醒:在陽光下,陰影無處遁形;如果身正,不妨擺擺事實,不怕影子歪。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新聞爆料熱線:0871-64160447 64156165 手機彩信爆料請發內容至: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請發內容至:1065856699

金碧坊社區 滇ICP備08000875  ? www.mmpge.icu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.04

未經金碧坊社區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

舉報投訴|手機版| 金碧坊用戶須知     

不良信息報警    云南網監    体育彩票大乐透17143期开奖结果 誠信站點認證

GMT+8, 2019-8-9 04:48 , Processed in 0.036922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返回頂部 11选五彩票计划软件app 如何买六肖稳赚 快三大小单双稳赚技巧必看介绍 飞艇冠军二期四码计划软件 时时彩一星 技巧大全 五个骰子大小玩法规则 广东11选5计划软件免费版 看牌牛牛作弊 单机斗地主大全 欢乐炸金花赢三张 重庆时时彩新一代计划 广东时时规则 极速时时什么软件 上海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pk10三码技巧规律 欢乐二人雀神